E-Mail
热词:

耕作层土壤剥离再利用“三难”待解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 晏    发布时间:2017-12-19


  近段时间,记者到广西、福建等地采访调研,普遍感受到这些耕地后备资源匮乏的省份,在生态文明建设时代面临着严峻的耕地保护压力:占补平衡勉为其难,占优补优几近奢望;建设不能停,耕地又补不上……怎么办?这些地方的国土人众口一辞:唯一的出路,就是土壤耕作层表土剥离再利用。

  在业内,表土剥离再利用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在国土部门多年不懈的倡导下,这项工程已凝聚起社会共识:算资源账,它能抢救土壤资源,守住耕地精华和不可再生的农业生产资源;算生态账,它能为自然留下更多生态空间,为子孙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算经济账,它能解决占补平衡大难题,还能撬动相关涉农资金。然而,有这么多的“一本万利”,现实推广和应用情况却差强人意。在很多地方,它至今仍是可做可不做的“弹性工程”,而非必须要做的“刚性工程”。

  好事为啥不好落地?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对于地方来说,这项工程确实“有阻力、很艰难”。

  难有三难。一是法律法规制度、政策不完善。顶层设计对整项工程缺乏相应规制,从政府到作业单位,知道做有好处,但不知怎么做。二是施工工艺难规范。土壤剥离、运输、存储、选点以及耕地质量评测、剥离土壤再利用等环节,涉及政策、技术问题繁复,且操作过程中受天气、人为等诸多因素影响,变数极大,理论上的施工设计方案很难轻松执行。三是难在资金保障。整套工程下来耗时耗力耗本钱,但由于缺乏相应激励政策,作业单位难有动力,积极性不高。

  尽管阻力重重,但也不乏成功案例。记者采访了解到的柳南高速(柳州至南宁)公路改扩建项目就是其中一个典型。该项目建设单位将表土剥离再利用纳入施工合同清单,严格按照规定的技术流程开展,实现了施工工艺有规范、费用收支有依据、工程进度全程有监管。整项工程下来,完成表土剥离113万立方米,达到了经济、环境、社会效益的多方共赢。

  如何解决三难?柳南高速项目负责人总结了开展表土剥离再利用的“三要”经。一要加强顶层制度设计,让表土剥离再利用成为一套“规定动作”。在审批环节,把实施方案作为建设用地组卷重要内容一起上报;将开展耕土剥离利用纳入土地整治项目立项、招标、实施、验收全过程;将剥离再利用验收结果作为办理建设项目供地手续或量化核减新增建设用用地计划指标的刚性约束。同时,完善相关奖补标准与形式,以调动各方积极性。

  二要规范施工工艺,加快研究制定技术标准。建立健全剥离、运输、储存、利用等各环节管理规范和工程验收标准。此外,对拌合站、存储点、弃土堆放点等临时用地的选取给予供地考量,不让“没用合适的临时用地点”成为工程落地的“拦路虎”。

  三要引入市场机制,构建实现耕作层土壤剥离的市场化盈利机制。比如,探索从农业土地开发资金、新增费、高标准农田建设资金、环境治理费中支取部分资金来建立表土剥离专项资金,探索构建耕作层土壤“市场运作,有偿使用”的市场化交易平台,引入有耕作层需求的个人或企事业单位等市场主体;鼓励成立表土剥离与再利用公司等。

  “开展耕作层土壤剥离再利用,是一项再也等不起、慢不得的千秋工程。”采访中,记者听到了来自基层的迫切呼声。利在千秋的事业,功夫必须下在当下。

  (作者系本报记者)

  

Copyright(C) 2003-2016 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冠英园西区37号   邮编:100035网站联系电话:010-66560708

备案序号:京ICP备10024976号京公安网备110102002120号